首页 > 第三次农业普查 > 详细信息页面

昨夜北风凋碧树 今朝踏雪忙入户——记朝阳区东坝乡的普查员
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14日    作者:三农普    访问量:

  

  

 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。

  2016年11月1日,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清查摸底入户正式拉开了序幕。清查摸底要持续一个月,朝阳区东坝乡561名普查员全部上岗了。也许老天爷要考验普查员的意志,要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 11月1日至30日,整个清查摸底期间,天气持续降温,不是刮大风,就是飘雪花,普查员们全然不顾,他们顶风冒雪、披星戴月,没有一个人发出过抱怨,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手里,有更大的事情要做,有国家的大事要靠自己完成,哪还顾得上天气呢!

  “三不”老党员邵桂玲  邵桂玲今年64岁了,是一名有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。当听到农普这件事儿后,她二话没说主动请缨。“三农普是咱国家的大事儿,一点儿都不能马虎。作为一名老党员,能为三农普干点事儿,心里美滋滋的。”后街村普查员邵桂玲如是说。

  “三不”是邵桂玲的农普三字经。

  不服老。“大家工作都很辛苦,我不能因为岁数大拖后腿。”邵桂玲说。她虽然是后街村普查员队伍中年纪最大的一位,干起活来却丝毫不比年轻人差。从绘制普查小区图到清查摸底,从入户登记到PDA平台输机,她件件不拉空。画图时,她眼花画不了,就担起了现场踏查、核对边界的活儿,这活儿可不轻省,一天都长在大街上、胡同中。早晨顶着寒风出门上街,中午别人吃饭,邵桂玲喝风,“免费的”,她说。入户时,她把早出户、晚归户、拒访户、难找户、空宅,等等,都揽入怀中,“村里我熟,让年轻人多干点别的活”,她说。PDA平台输机本是年轻人的活,可当她看到人手紧张,任务积压时,不服老的犟劲上来了,她拿起PDA 向年轻人学习,一句一句问,一步一步来,一天练了上千遍。终于使用起来得心用手,速度只比年轻人慢三分之一。“谁说人老了就学不会新知识,我就不信这个邪”,她说。

  不负责。“工作一忙起来很多时候就顾不上家里的事了。”邵桂玲满脸愧疚地说。普查工作上,邵桂玲身挑重担,不遗余力,可在家里却是个“不负责”的奶奶和妻子。由于儿子儿媳每天都要上班,原本一直由她来接送小孙女上下学,但普查时间紧、任务重,期间人口抽样调查也交织进行,作为同时兼具三农普普查员和人口抽样调查员双重身份的她,身上的担子可不轻。工作一忙起来,经常早出晚归,也就顾不上接送小孙女了。为了不耽误普查,她委托亲戚帮忙接送小孙女。11月下旬,清查登记最忙的时候,老伴外出时不小心把腿摔伤了,不能自己行动,急需她照顾。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领导和同事都劝她回家照顾老伴,都被她谢绝了。面对家人的抱怨和不理解,她笑着说:“我是老党员,知道哪头轻哪头重,现在正是节骨眼儿,一有事就往家跑,扔下活儿谁干?”

  不怕累。“她身上总有使不完的劲,再苦再累也不怨苦不喊累。”其他普查员这样评价她。普查中的入户登记阶段,困难真是太多了。一些普查对象怕麻烦、怕漏底,认为农业普查与自己无关,不愿意配合。还有的部分普查对象担心个人信息泄露,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信息。村里还有一部分普查对象是外来务工人员或是公交司机,他们早出晚归,时间不固定,入户时经常找不到人。邵桂玲迎难而上,不完成任务不收兵。针对时间紧、访户多,采取“定量”工作法,早晨起大早,晚上贪大黑,周末不休息,每天干活儿不欠帐。针对普查对象作息时间不一致,利用“早、中、晚”三段时间入户,尽可能多地“捞人”,其中,对于外来务工人员和公交司机等群体,则早上堵、晚上截,中午大部分去老年人家中。针对普查对象不配合、拒访等现象,她发挥之前负责村民调解工作的优势,一次又一次、一家又一家,唠家常,讲农普,调查对象被她的执着所感动,都自觉主动接受普查,家里没人的住户还主动留下联系电话。

  “超人妈妈”王燕  高杨树社区居干王燕今年29岁,小孩一岁,是一位年轻妈妈。她本职工作是负责社区文体工作。去年十一月,三农普清查摸底开始,由于人手不够,她被临时抽调参与三农普工作,那段时间她既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,又要入户调查,下班到家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,每天都累得不可开交,每项工作都完成得很好,大家笑称她是“超人妈妈”。

  正式登记期间,要按着清查摸底底册、派出所户籍底册,挨家挨户的入户访问,不能遗漏一户、一人。高杨树村老年人住户比较多,白天入户成功率高,但对于新建农民回迁小区——富东嘉园、富北嘉园,白天入户效果不好。为了保持保量完成工作,王燕根据住户特点,制定了自己的入户时间表。白天,老旧小区访老人;夜晚,新建小区访新户,11点左右回家是常事。王燕的孩子刚一岁,还没断奶。晚上孩子见不到妈妈,饿得大哭,经常哭着入睡,第二天嗓子都哭哑了。连续一周吃不上奶,孩子病了,发起了高烧。王燕只好医院、单位两头跑,带孩子看完病,回来又急着上班。因为孩子生病,家里乱作了一团。看着孩子日渐消瘦的小脸,几何不好的奶奶坐不住了,又是心疼又是埋怨地对她说:“孩子都生病了,你就不心疼吗?咱家这情况,我也帮不上忙,你就向组织申请调一下岗吧?”王燕哽咽着说:“哪有妈妈不心疼孩子的,其实我也舍不得,但现在普查任务这么重,别的同事家也都有孩子,如果我休息了,其他同事就更累了。”她给孩子喂了退烧药,狠狠心上班去了,留下老人家一声叹息。

  PDA录入阶段,居委会开展文体活动,需要王燕回社区做本职工作。为避免耽误录入进度,她常把住户调查表背回家,把孩子哄着后,挑灯夜战抓紧录入。第二天,同事们看到她布满血丝的双眼,纷纷劝她:“本来下班已经很晚了,回家还得照顾生病的孩子,如果再输机,哪还有时间休息呀?要不我们帮你录吧。”她总是一笑而过,不愿给大家添麻烦。

  “女汉子”郝爽。11月22日,飘雪的冬夜,时钟接近晚上十点。“咱们得抓紧时间了,再过半个小时就不能再敲门了——扰民。”身穿橙色衣服的姑娘一边小跑,一边说着。

  她叫郝爽,瘦瘦的,个子不算高,是悦和园社区入职三个月的新社工。农业普查工作,不仅考验普查员的工作能力,也是对体力的巨大考验。为了干好普查工作,瘦弱的郝爽变身成为“女汉子”,每天步行穿梭在街巷胡同,工厂企业,一走就是一天。她打趣地说:“打当了农普员,自己每天的步行数常常稳居朋友圈前三甲。”入户时,郝爽最高兴的事,就是敲开门。每敲开一扇门,郝爽心里都万分欣喜,赶紧问完信息后,心里惦着下一户是否有人。一次晚上入户,已经是第三遍了,郝爽从悦和园西里18号楼25层下来,想逐户再遛一遍,如果没人,就收工了。“快点骑车,到家好上厕所”,郝爽心里想。没想到,连续敲开了二户,郝爽心里那叫一个高兴,此时,内急发作,憋得脸通红,住户以为郝爽生了什么病。第三户本想不去了,但郝爽管不住自己的手,不由自主地又上前敲了门,没想到,有人。郝爽强忍着内急,一一登记了普查对象信息。此时,郝爽手心直出虚汗,顾不得等电梯,连奔带跳地跑回家中。为了不漏一个人,郝爽和同事们一边整理收集上来的入户信息,一边对入户未成功的住户进行贴通知、标注、电话联系协调入户、安排再次入户等工作。

  多少次入户结束,到家时已是深夜,多少个周末,家人团聚时唯独不见郝爽。郝爽一直奔忙在路上,一遍一遍循环往复的获取新信息,整理已有信息。跑累了对着电脑输机,录入数据就是休息,僵硬的腿和腰只有在此时,才感到又酸又涨。过不了半天,腿上的肌肉没那么僵硬紧绷,肩膀不感到那么疼了,郝爽又背上双肩背,装上大叠沉重的普查表一头扎进住户家中,开始了寒暄询问的循环。郝爽说:“随时加班是我们普查员再正常不过的工作节奏。很多事,总得有人做吧。所以,我们就是这样一群需要去做这些事的人,能成为这群被大家需要的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!”

  “铁杵磨成针”李永珍。李永珍今年36岁,来红松园社区工作三年多,接到农普工作的时候,李永珍心里没底,因为未曾有过任何普查经验,普查知识为零,担心自己干不好。但她有一股子钻研劲儿。经过前期的业务培训,她基本掌握了普查方法、步骤、环节、报表的填写等技巧。农普中涉及资产、规模、收入等指标,个别人认为这是在套取他们的隐私,有的甚至对入户登记表示反感和抗拒,甩脸色、怀疑,甚至骂骂咧咧是常有的事。李永珍对这些住户选择了理解。

  李永珍说:“要想当好农业普查员,需要“肩扛一份责任、怀揣一份耐心、面带一份微笑”。对于入户普查,她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她总结入户普查的关键,是消除跟居民的距离感,建立与居民的信任纽带。当今社会,信息诈骗猖獗,住户的防范意识较强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比较脆弱。普查对象有点想法也是应该的。为消除居民的质疑,李永珍每到一户都面带诚恳的微笑,说话的语气也像唠家常,像对待自家亲人一样。“您好!我是咱们红松园社区居委会的普查员李永珍,这是我的证件,希望您配合我的工作。请您放心,普查的信息绝不会泄露,我们一定为您保密。”真诚的笑脸,简短的开场白,“咱们”两个字,亲切中透着熟络,不仅拉近了普查员与住户的距离,也得到了住户的尊重和高理解。说话时,李永珍还主动出示普查证,递上《致第三次农业普查对象的一封信》和礼品。住户不知不觉打消了戒备,主动配合完成了调查。

  家住红松园6号楼的马大爷家她已经跑了六次,第一次去敲门,对门的刘大妈出来说:“姑娘,你别敲了,敲了他也不会开门。”第二次、第三次都是如此。频吃“闭门羹”,李永珍没有气馁,第四次、第五次、第六次……去的次数多了,李永珍和刘大妈熟络了起来。这一次,在李永珍的软磨硬泡之下,刘大妈终于被她打动,说出了马大爷不开门的原因。原来马大爷在前两年遭遇到过一次电话诈骗,骗子称马大爷的儿子患了急性肠胃炎,急需汇2万元进行手术。由于着急,马大爷没多想就把钱打过去了,后来才知道受骗了,钱到现在也没找回来。“我帮你敲吧,我们是老邻居,他还是相信我的。”在刘大妈的帮助下,门终于开了。“老马,这是社区居委会的小李,是来农业普查的,来您家都五六次了,我认识她!”,刘大妈大声说。郝爽连忙接一句:“马大爷您放心,普查的信息绝不会泄露,我们绝对为您保密。”大爷一听乐了,:“你们这一老一小,一唱一和的,就冲你这执着劲儿,我也配合你工作。就这样,完成了最后一户收尾工作,真是印证了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”那句俗话。

  在东坝乡,像邵桂玲、王燕、郝爽、李永珍这样的普查员还有很多。她们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,没有铿锵有力的豪言壮语,有的只是踏实的工作和朴素的语言,她们用实际行动,为国家三农普奉献着自己微薄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