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第三次农业普查 > 详细信息页面

老将出马 一个顶俩——记朝阳区东坝乡农普办常务副主任闫立民
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08日    作者:三农普    访问量:

 

  “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”,是人们对德艺双馨、事业上有建树的人的褒奖。这话用在朝阳区东坝乡农普办常务副主任闫立民身上一点也不为过。闫立民从事统计工作29年了,即是统计战线的老兵,也是一名老将。29年间,闫立民经历了工业普查、农业普查、人口普查、经济普查、土地普查、园林普查等各类型普查不计其数,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。三农普中,他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,应用于普查实践之中,抓业务,带队伍,把农业普查,这个大家公认的“苦差事”,干得有声有色、井井有条,犹如庖丁解牛,得心应手、游刃有余。

  任何时代的战争,都是人的战争。闫立民深知,要想打赢每一场战斗,人是第一要素。人的素质,决定了战争的成败。闫立民从用人环节入手,精心组织了一支闫家军。

  “要精不要多”,是入伍“闫家军”的硬规定。“闫家军”共683人,呈三层梯形网状分布,第一层是乡农普办7人,有二名村官(研究生学历)、二名普查能手、三名社区工作者;第二层是普查指导员26人,均为有文化、善协调、亲和力强的村(居)委会负责人;第三层650人,大部分是闫立民的“老部下”,跟随闫立民转战多年,他们来自统计站、流管办、联防队、“红袖标”,以及楼门组长、志愿者、老党员、老住户……

  闫立民给闫家军规定了三项硬指标:摸清人、填对表、录准数。闫立民说,农业普查就这点事儿,这仨活儿干漂亮了,就完成任务了。

  摸清人  摸清普查对象,是三农普整体工作的第一关。清查摸底阶段,东坝乡有13万余人,这些人中,外来人口居多,流动性强、作息没规律是其显著特征,也给入户登记带来了很大困难。除去每天“早堵截、晚追索、周末全天访”外,至11月23日,还有2.3万人未普上来,这些人全部为流动人口。眼看离11月30日入户结束日期没有几天了,大家都非常焦急。绝不能因为一个东坝乡的工作,拖全区的后腿!闫立民迅速召开指导员协调会,引导大家想办法。指导员说,普查员太辛苦了,目前普上来的数据,都是普查员起五更、爬半夜,揣着干粮满街跑得来的,那些普不上来的户,我敢保证,普查员至少去了不下5、6趟,手都敲肿了,就是见不着人,那是真没辙呀!闫立民果断决定:乡级层面,乡农普办7人将全地区26个普查区分工包片,每人负责3-4个片区,一包到底!普查区层面,由指导员挑选身体好、有文化、家庭负担轻的骨干普查员,对剩余的两万多人员缺口再来一次密集入户。

  解决了包片,下一个问题又来了。普查指导员及骨干普查员大部分来自社区,此时,适逢全国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及1%人口抽样调查同时开展,事儿都摞在了一起,他们要同时完成三项工作,纵使三头六臂,普查员也是分身乏术呀!这时,最缺的就是时间!时间!时间!时间!时间哪里来?

  闫立民临危不乱,先后三次找社区居委会主任个别谈话,反复阐明农业普查的意义,强调清查摸底的重要性。他说:农业普查十年一次,现在这些普查员活儿干到半截,别人无法替代,居委会的其他工作同样十分重要,时效性也非常强,可是,现在农普到了哏节儿上,还是请各位主任克服困难,先救农普“这把火”。居委会领导被闫立民的诚意感动,为普查用人打开了绿灯。有的普查员反映,有些住户对没有入户礼品有意见,工作推开有难度。闫家军特别聪明,除耐心解释外,各普查区分别自制了“礼品兑换券”发给普查对象;闫家军特别能战斗。不到3天,普上来1.2万人;第5天头上,又上来9000。至11月28日,还有近2000人未找到。闫家军特别有办法。仅有的两天半,普查员开始了百米冲刺!大家兵分三路,全面出击。一是找房东,有的房东搬到城里了,这时,普查员中的老住户派上了用场;二是找老板,这时,外管站的普查员派上了用场,他们知道外来人员中,谁是老板,谁是打工者,找到了老板,就找到了打工者;三是找摊位。对在家时间很少的卖菜的、做早点的、贩水果的外来人员,直接到摊位上去找。1个、2个、3个……10个、30个、50个……2000!各片捷报频传,闫立民办公室的座机、手机铃声交织一片,此起彼伏。规定时限内,2000人全部找到,闫家军按时完成了任务!

  填对表  高水平的医生善于治未病,闫立民也是如此。普查表的填写质量是普查工作高效进行的保证。只有经历过多次普查,具有丰富经验的“老手”,才能事先看到这一步。“两员”培训时,除小区划图、访问技巧外,闫立民还专门增加了“填表”专项培训,反复强调书写规范,为后续数据处理扫清障碍。他要求普查员增强团队意识,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他对普查员说:普查工作一环套一环,大家今天填的普查表,明天就要输入电脑。大家填写时细心一点,保证每项指标逻辑关系合理,代码正确,那么,在录入环节就会减少改错比率,录入效率就高;反之,则严重影响录入进度。录入时,一张表需要40秒,而改一个错,往往需要5分钟,甚至更长。有时,一个人的出生日期书写潦草,看不清楚,需要与其联系确认,这时就要停机等待,打通一个手机再得到答复,至少需要3分钟,这还是快的,有的需要反复打几次,才能联系上。还有的电话号码本身就是错的,这样找起人来,就不是以“分钟”计算了,半天一天,甚至几天都找不到,严重影响进度。大家手中的笔就是效率,大家的责任心就是东坝乡的农普质量。这支“预防针”真的很管用,普查员认识到了自己手中“笔”重要性,不管是清查摸底时期的“住户普查表”,还是正式登记阶段的“农户普查表”,每位普查员都是认真对待,细心填写,录入人员输机时很少“打贲儿”。

  录准数  数据处理业务性强,对人的文化水平要求较高。闫立民运筹帷幄,早有准备。组建队伍时,他在各个层次,按一定比例,安排了研究生村官、大学生业务骨干,以及具备计算机能力的社区工作者。清查摸底时,派出所提供的户籍底册与农普所需的人口信息模式不同,派出所户籍信息比较分散,未以家庭为单元,一家人户口分离、寄挂户口现象十分普遍,底册与实际差别较大。在闫立民亲自部署指挥下,乡农普办按照“性别、名字、出生日期”,自行编制了一套户口比对程序,这套程序,剔除了重、漏人员,在市、区下发该程序之前,提前一周理清了东坝地区的人口资料,为后续各阶段工作赢得了充裕的时间。除此之外,考虑到各普查区录入人员文化水平参差不齐,电脑操作能力有异,闫立民指示技术人员简化步骤,将平台系统的操作程序,编制成“傻瓜”按键式清单,让录入人员一看就懂,顺着箭头指引,“无压力”干活儿。

  正式登记阶段,普查表多、登记指标多,数据处理既有电脑平台系统,又有PDA现场录入,技术上有一定难度。“不出错数,实事求是”,是闫立民的座右铭;“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“,是他严谨工作几十年的深刻体验。一个环节疏忽,报上了错误数据,有时系统不能立刻检测出来,等上报到区里、市里时,发现错误,再返回修改,麻烦就大了。为保证数据源头质量,闫立民重新搭配了技术力量。他调配计算机能力强的指导员和普查员,包片负责技术力量薄弱的普查区,同时,乡农普办也承担了5个普查区的数据录入工作。乡农普办成员7名,年龄25—35岁不等,一水儿的女将,闫立民自动承担了司机的任务。每天晚上,闫立民都与大家共同作战,结束工作时,闫立民还要驾车把离家最远的人送回家。别人下班时都是万家灯火,而闫立民和他的闫家军到家时都是万籁俱寂。有谁知道,闫立民的家中,因病多年卧床的妻子,还在在等着他回去照料。

  作为统计战线的老将,闫立民业务精、能力强, 兢兢业业30年,积累了丰富工作以验,也为自己赢来了无数的赞扬与荣誉。文件柜中,各式各样、名目繁多的先进个人、荣誉证书近30本,其中,有国务院颁发的“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国家级先进个人”证书、北京市颁发的“第一次全国农业普查先进个人”证书、“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先进个人”证书……一摞证书中,朝阳区统计局颁发于2008年的建局20周年“纪念证书”最为醒目:闫立民同志,对您二十年来的辛勤工作表示感谢!2008至2017年,时间又过去了9年,闫立民没有止步于,还是一如既往,不忘初心地为统计事业、为普查工作默默奉献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