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第三次农业普查 > 详细信息页面

起早贪黑不顾家 平房有对姊妹花-——记朝阳区平房乡普查员

发布时间:2017年02月20日    作者:三农普    访问量:

 

  陈向菊、陈向梅是一对亲姐妹。妹妹陈向梅是平房乡统计所所长,担任乡普办常务副主任;姐姐陈向菊是平房乡平房村计生专干,担任普查员。姐妹俩一个是“官”,一个是兵,三农普中,官兵通力合作,配合默契。

  起早扔下家——陈向梅

  陈向梅非常敬业。陈向梅从事统计工作27年多了。27年的统计生涯,练就了陈向梅严谨细致、铁面无私的做事风格。她要求别人严,对自己要求更严。单位上班时间为早晨8:30,而陈向梅每天都坚持7:00前到单位,27年间,天天如此。每天,利用这早到的1.5小时,陈向梅要拉出当天工作的提纲,把所有的事情,按照“昨天、今天、明天”的顺序,包括已办未完、当天新办、明天拟办等事项,分门别类放入“网格”,然后,调动手下人马,按部就班去完成。第二天,又是如此,周而复始,从来不打乱仗。现如今,生活节奏加快,对一般人来说,每天按时到岗,不迟到就很难得了,能够几十年如一日,天天早到1.5小时,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,而陈向梅就做到了。

  陈向梅家务负担很重。她家里有年过八旬的老公公,老人家的饮食起居都要儿媳来照顾。去年10月下旬,天气陡变,老人染病不起。此时,正是小区图核对、“两员”业务培训的关键时刻,陈向梅作为地区三农普工作的牵头人,实在离不开。每天早晨,陈向梅都带着对老人的愧疚,扔下家”就走,对老人的牵挂,只能是借着吃饭的间隙,往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。老人也十分理解儿媳,总是说“我没事”,嘱咐儿媳安心工作。10月27日,老人走了。此时,与11月1日清查摸底入户登记相距4天,正值各项业务工作部署贯彻关键阶段。陈向梅强忍悲痛,没有向任何人说起,匆匆与家人为老人办完后事,一刻不停地又忙开了。

  陈向梅做事严谨。三农普初期,划小区图时,陈向梅带领普查员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定边界,由于拆迁改造,部分普查小区之间地情地貌发生变化,原有的村界、小区界模糊不清,陈向梅带领普查指导员逐一踏查,全乡458个普查小区,陈向梅基本上都走了三遍以上。有的地上新增建筑物跨跃几个小区,需要现场开会讨论,确定“归谁普”;有的“飞地”,飞来飞去,年头久远,年轻人基本上想不起来这块地的来龙去脉,陈向梅就带着大家走访老住户,查阅历史沿革材料,直至各方认可、没有丝毫出入。划完图后,陈向梅还要拿着图纸,带领大家到现场,再实地“验算”一番。有的普查员说,陈所太认真了,平房乡的地图都在您脑子里,加上前期经普图及卫星图做参考,咱们划的图肯定没问题,用不着回现场验算。陈向梅却说,干工作要细而又细,自己这么做,虽然增加了工作量,但是心里踏实。

  陈向梅铁面无私。不管是三农普工作,还是其他工作,陈向梅都是敢担责、敢批评。为了工作,她批评起人来不留情面。跟她工作过的同事对她有一个一致的看法,那就是陈向梅对事不对人,不管平时关系多好,只要业务上有毛病,陈所马上就“拉脸”,批评人不留情面。乡里、村里的普查员,凡是接受了普查任务,不管是画图、还是填表,抑或是输机处理数据,都认认真真学习,小心谨慎干活,唯恐干错了,陈所“拉脸”。小区图复核验收阶段,陈向梅逐张检查,只要发现细小违规,哪怕是在合理范围内,陈向梅都要退回去,要求重画。个别普查员填写的报表字迹潦草,不论是谁,陈向梅都当即要求重新填写,绝不商量。

  贪黑不回家——陈向菊

  陈向菊今年55岁了,年长陈向梅3岁。陈向菊在村里干了十多年计划生育,走遍了村里的每家每户,就是外来人员添丁进口,只要住在平房村,也在陈向菊管辖之下。由于熟,陈向菊干上普查员,有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。对于大家普遍反映的“入户难”,陈向菊有自己的看法。她认为,对于本地村民来说,入户没什么难度,都是老街旧坊、乡里乡亲的,入到哪一家,都罕见不配合的,再说,普查又不是头一次,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,工作还是比较顺利的。至于个别住户的不配合,甚至刁难,这种现象什么时候都有,但不是主流,总是有办法解决的。因此,从去年11月1日开始的清查摸底,至2017年1月1日启动的正式登记,陈向菊干得是驾轻就熟,得心应手。只是对外来人口的清查摸底,陈向菊觉得有些难度,“难”在找不着普查对象上面。

  平房村地处东五环城乡结合部,交通便利,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村里聚居着大量流动人口。流动人口大部分属打工人员,作息规律是“两头不见太阳”,其中,晚上“不见太阳”,给入户登记带来不小的麻烦。说起晚,从晚七点起,能晚到九点、十一点,甚至凌晨一点。对此,陈向菊的犟劲儿上来了,“你晚我也晚,不怕堵不到你”,这样,“贪黑”成了陈向菊对付“晚”的“杀手锏”。

  冬天的夜晚来得格外早。每天,陈向菊都是从擦黑干到深夜。有时,正在村东头的小李家登记,村西头的老王回来了,陈向菊立刻马不停蹄地赶过去;刚到老王家,村东头李姐又打来电话,说“你来吧,我到家了”,拜访完老王,陈向菊又摸着黑往回跑,这一东一西往返两趟,就是8里地,陈向菊没有丝毫怨言。有时,为了等候陆续到家的住户,陈向菊索性不回家了,就等在村口,一家一家地跟踪入户。

  摸黑,有时,陈向菊还摸到半夜里,让家里人为她担心不已。去年11月下旬的一个深夜,陈向菊入户回来,正在整理报表,接到“探报”告知,村南头241号李卫国两口子回来了。此时,已将近凌晨一点。陈向菊二话不说,背起包就往外跑。这家夫妻在农贸市场卖菜,每天都是起大早赶到5里地以外的市场出摊,晚上还要到朝阳区十八里乡大洋路蔬菜批发市场进货,每天回来,都是11、2点的深夜。对这家,陈向菊已数次上门,都没见到人。打电话联系,对方又没有手机,陈向菊请对门邻居做了“探子”。好在“人熟是一宝”,老街坊的“出手相探”,帮助陈向菊攻下了许多“困难户”。入户登记期间,村里许多老住户,看到陈向菊为了“堵”人,抛家舍业的跑来跑去,纷纷主动“贪黑”,义务为陈向菊通风报信,

  入户中,陈向菊不仅贪黑,业务上,陈向菊工作质量也是一流的。经她手填的所有报表,都是字迹整洁、数据明晰、逻辑关系明确,很少有返工现象。不仅如此,她还经常帮助其他普查员,手把手传授业务,把自己会的,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经人。陈向菊还主动配合妹妹工作,凡是新的业务知识、普查节点,她都提前吃透方案部署,掌握技术要点,然后主动指导其他普查员。

  三农普中,姊妹俩就是这样,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,默默无闻地奉献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