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第三次农业普查 > 详细信息页面

病榻上的指挥员——记朝阳区三间乡农普办常务副主任高秀兰

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25日    作者:三农普    访问量:

  

  

    高秀兰是朝阳区三间房乡统计所所长,在这次三农普中,担任乡普办常务副主任。

  高秀兰是统计战线的老兵,参加工作近32年,多一半儿时间都是在普查岗位上度过的,林业普查、土地调查、工业普查、畜牧普查、经普、农普、人普、人口抽样调查……各式各样的普查近百次,高秀兰无一拉空,不仅亲历亲为,大部分还是统领全局的指挥员,可谓身经“百”普。

  但是,在这次三农普的清查摸底工作中,高秀兰却是躺着参加的,三间房乡的许多工作,高秀兰都是躺着指挥的。

  事情缘于2013年的北京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。在那次普查中,高秀兰照例是指挥员。半个月内,高秀兰带领同伴,走访了乡域3000多家社会单位,平均每天200家。一天晚上,高秀兰在走访一家地下娱乐场所时,一脚采空,把脚崴了。脚脖子当时肿得象馒头高,经医院诊断,踝骨扭伤,需卧床休息1个月。高秀兰为了不耽误工作,借了一副拐坚持上班,一天也没有休息。“等经普完了,我就休年假”。高秀兰这样想。2014年,经普还没完,准规模社会单位调查又接上了,高秀兰年假没休成,又拖着病脚接受了这项工作。“等这个活儿完了,我就休年假”,高秀兰仍然这样安排着。这期间,踝骨肿大并积水,脚越来直越吃不住劲儿,导致经常崴脚,脚痛得不敢沾地。由于长期缺少休息,脚伤还向上蔓延到了小腿和膝盖,小腿和膝盖部位红肿、僵硬。医院给高秀兰开出了住院单,催促她尽快手术。2015年,人口抽样调查又接踵而来,高秀兰又放弃了年假。

  今年6月,高秀兰正要去医院治疗,三农普又开始了。农业普查十年一次,高秀兰深知这项工作的艰巨性、重要性。她悄悄收起了住院通知书,又像往常一样,投入紧张的农普工作中。牵头组建乡农普办、组建辖域25个普查区、432个普查小区办公机构、招聘普查指导员和普查员、施画普查小区图、组织“两员”业务培训,一项工作跟着一项工作,高秀兰顾不得喘息,顾不上伤病,每天都咬牙坚持着。

  每天晚上,高秀兰回到家中,用热水泡腿的时候,脚钻心地疼,小腿肿得跟大腿一样粗,她心里都要默念:“挺住,挺住,千万不能倒下,明天还有好多事呢”。

  10月15日,正值小区图制图收尾阶段。高秀兰带领同伴去定福庄南里小区踏查。拿着工具,高秀兰跟主管领导吕晓轩告辞,刚要下楼,被吕晓轩叫住了:“高所,您走路怎么瘸了?”再低头一看,高秀兰脚上的旅游鞋,明显不成比例,左脚明显大出许多,前边三分之一处呈塌陷状;右脚则肿涨充满,鞋带似乎要崩开,勉强系在脚背上。撩起裤腿一看,高秀兰的腿上缠着缎带,小腿几乎把裤管撑满。吕晓轩惊呆了,着急了,“高所,您这样多久了?怎么不去看?”“我没事,再坚持一阵儿,等活儿完了就去看。”“不行,这活儿永远完不了,您今天什么也别干了,现在就去医院,马上去。”

  就这样,高秀兰被强行送到了医院,接受了膝盖病变根治手术。

  术后,高秀兰躺在家中,心里每天想的,还是农普。领导到家里看她,要求她安心养伤,把农普工作暂时交给别人干。“那可不行,这工作我干了一半儿了,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合适的人;再说,半截接手,头绪太多,搁谁,也不好干”。

  就这样,高秀兰成了躺在床上的指挥员。她通过QQ、微信、电话,收看、收听区里的普查任务,再安排部署乡里、村里、普查区的业务工作,事无巨细,一件也不能少。

  小区图收尾环节,有的普查区迟迟交不上来,原来是人口抽样调查、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与三农普赶在了一起,社区人手不够,高秀兰马上协调,增派力量参加画图;辖域北京传媒大学、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的学生公寓调查工作推进不利,高秀兰联系高校主管领导,商定具体负责人员,直至安排好普查员,并敲定入户时间;入户礼品一时没有完全到位,高档小区入户最难,高秀兰说服其他普查小区,优先将礼品发放到玲珑山、动漫产业园等高档社区,尽力争取住户配合;公安局户籍底册十分重要,高秀兰逐个协调辖区派出所,民警调取数据库资料并打印成册;“两员”培训最为关键,高秀兰通过手机,定教材、定教员、定场地,还与各普查区负责人签订“电子”责任书,叮嘱负责人守土尽责……除了业务上的“大事”,芝麻粒般的“小事”,也在高秀兰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:加班记了吗?进度到哪了?值班安排了吗?每周小结写了吗?互查了吗?查出问题了吗?都是什么问题?晚上加班的女孩子回家有人陪吗?小郭子孩子的病好了吗……

  病床上的高秀兰,每天都全力以赴地工作着,偶尔赶上一天挺消停,高秀兰极度不适应,“是不是单位怕影响我休息,有事没告诉我?是不是碰见难事了,他们怕我着急,不跟我说?是不是又来新活儿了,领导交给别人了……”

  不行,我得问问。

  就这样,高秀兰身在病床上,心系农普上,别人不找她,她还要主动找别人,难得的一天消停日子,也让她搅得不消停了。

  12月初,三农普清查摸底结束,正式登记又拉开了序幕。高秀兰拖着未痊愈的腿,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领导劝她多歇几天,把伤养好再说,高秀兰说:“我都急死了,再不让我上班,急出来的病比腿伤还严重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