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第三次农业普查 > 详细信息页面

三农普的中坚力量——记朝阳区将台乡普查员鲁征、白永巧

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19日    作者:三农普    访问量:

  

  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动物园呀?”这是自9月份北京市第三次农业普查启动以来,鲁征四岁的女儿丽丽第五次提问了。

  “下月、下月,等你再问我一次,我就带你去,还去海底世界看大鲨鱼呢!”

  “真的吗?”天真的小丽丽拿起画笔,在记事板上郑重地画上了第六道儿。

  

  鲁征是东八间房村原住民,在村委会工作13个年头了。期间,经历了农普、经普、人普、人口抽样调查……大大小小各类普查10次。这次三农普,鲁征担任普查指导员。多年的普查经验,鲁征深深懂得,凡事“预则立、不预则废”,这次三农普也一样,鲁征打的,都是“有准备之仗”。

  画图一枝笔。东八间房村有普查小区8个,1400余户,其中,533户租户,由于熟悉村域情况,清查摸底期间,鲁征一个人包揽了8张小区图的绘制工作。今年不同于往年,小区图要求电脑绘制。Excel制表程序属于专业制图软件,平时对非专业制图人员来说, 都很陌生,鲁征是会计出身,以前根本没接触过。鲁征想,别人能学会,我也能学会。这样,先于清查摸底 1个月,鲁征即启动了电脑制图学习行动。 就这样,村委会和家里的电脑都被他“霸占”了,鲁征没日没夜的琢磨、试画,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,一条线、一个图形,都要练上几百遍,甚至上千遍。三天后,鲁征浴火重生,掌握了电脑制图技术。经他画的小区图,准确、标致,整洁、漂亮,赢得了同伴们的一致赞许,也为后续各类普查工作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图文资料。

  

  底册先准备。

  根据以往的经验,鲁征知道,大型普查,核心工作在清查摸底阶段,此阶段的入户登记,是难点所在。人口资料底册,是化解这个难点的敲门砖。鲁征集多方资料,将派出所户籍底册与村卡上边记载的人口信息一一比对,预先制作了《东八间房村普查区人口底册汇总表》,普查员入户时,提前掌握了每家住户的基本信息,为准确登记家庭成员、保证调查数据准确提供了参考。

  

  拜访定时间。东八间房普查区地跨铁道部环行铁道(为试验新机车的所修的铁路)两侧,铁路两边出租大院多,聚居着大量外来人口。这些人流动性强,作息时间不规律。为快速获取租户信息,鲁征制定了三步走“巧策略”,干活儿不使蛮劲。一是利用村流管站提供的外来人口底册,直接与其好上门时间;二是找不到本人的,通过房东,与其约好上门时间;三是对于多次上门见不到人的“空户”,门上留条,注明普查员电话,住户可以写清自己哪天有时间,也可以通过电话约普查员上门。鲁征把经此三条渠道获取的上门时间汇总成册,编制了《入户拜访时间表》,即尊重了住户,又保证了普查员上门不扑空。

  白永巧是水岸家园社区普查指导员。水岸家园社区地情复杂,高档小区和老旧小区混杂,还有待拆迁村。

  

  白永巧觉得,普查对象的文化水平、个人素质及居住区域不同,配合上门登记的程度也不同。她把辖区普查对象基本上分成了五类(五类人群分别包括高档小区、老旧居民区、单位宿舍、出租大院、蚁族公寓)等,按照不同类型人群,找准切入点,因人制宜制定入户方案,干起活儿来有的放矢。

  高档小区居民普遍怕“漏富”,对上门登记有抵触情绪。白永巧将心比心,换位思考,毕竟社会上许多诈骗案件都是由于个人信息泄露引起,换作是自己,也不情愿告诉外人自己的身份信息。这样一想,就与住户站到了一边,对住户的不配合也就理解了,自己的心态多了份包容,说出来的话透着理解和真诚,让普查对象很受感动,拒访现象普遍减少。

  辖域酒仙桥普查区是个平房大院,地情复杂,院子里私建房屋纵横交错,呈环形分布,有的院子有40多间房,房与房之间犬牙交错,距离窄小,不少房屋仅容错身,就是居住此地的住户也经常走错门,找不着家。普查员上一次门,需要转上几圈才能把所有的住户找全,这一圈,至少需要60分钟,三圈转下来,没有3——4个小时,根本出不来。白永巧带领普查员,举着手电筒,仔细辨别每家住户大门,有时,门太小,又紧挨着,从外观上看,属于一家,实际上住着两家;有时,两扇门间隔几十公分,绝对想不到是一家,但是,两扇门都敲开后,往往遭到住户的白眼,普查员只好连连道歉。

  

  出租大院人员最复杂,白永巧抓住房东这个关键点,入户访问力求一个“稳”字。她找把房东找齐,做好宣传动员;然后通过房东,将入户调查通知到每户人家;最后,一户一户登记,筛出三种人:一是不配合,二是见不着人;三是空房。这几类住户,白永巧都揽到自己手里,一一攻破。

  作为指导员,她知道自己在整个普查区的作用,她知道只有自己忙而不乱,稳中有序,才能带着普查员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。